☏河马食堂☎

微信公众平台:hemashitang
围脖:
http://weibo.com/jiachujia
下厨房:http://www.xiachufang.com/cook/10026436/
因为热爱,所以我谦卑以对。

高中时代的一个绰号,却是那么多称呼中朋友们叫的最为顺口的一个。
河马食堂,就是河马的家庭厨房。在这里有
一个家,一间厨房和一个厨子。

自家的厨师,便是家厨。
家厨的诱人,于厨子而言是餐桌之上的风卷残云,而食客因着那份随意,推杯换盏,一箸菜,一瓢汤间就也就和乐融融了。

photo by:大绿 七月于南京

很久没来lofter更新,整个七月都想休假于是就休假,整个八月都努力工作 ,依然会拿起相机记录,因为想说的太多,反而不知从何开始写。索性把想说的倒过来回忆,一篇篇补上。

八月二十六日日常

睡了很好的一觉,没有不愿醒来的梦,没有被迫醒来的梦魇,没有快递的电话,也没有急迫的工作。因为平日能接触的人太多,反而更希望一个人独处,去市区租一个小屋的想法在一个月中发酵,不得不更加认真的投入到最近这段工作的扫尾中。

把昨日好友快递来的松茸处理了一下,取出一部分熬松茸油。原本以为是ins上的一个笑言,结果在云南的她竟然快递了来。说起她,是我这两年接触到的最勇敢的女孩子,以后可以发文详细说说我们认识的过程。就这样两个灶,左边熬着松茸油,右边煮了一壶水,刚要沏茶,被告知要去二姑妈那儿聚餐。

最近的两个月,忽然成了这十多年家里聚餐最频繁的一段时间,我知道有很多原因促成,也逐渐习惯他们喝的恰好接着忆往昔的节奏,秋茄不再好吃,就渍些酱茄子,自冰箱取出时,姐姐发现有些发霉,露出可惜的表情,当时以为是其他长辈制作的,后来在窗边透气的时候发现那个小酱缸。酱缸里是豆酱和茄子。想来是因为这半个月来阴雨不断,没晒透的豆酱水分太多,虽渍物口味不差,但却容易发霉。

晚餐有时令的小莲藕,也有扁尖炖的鸡汤,吃完后我趴在窗口,大约10年前,姑妈家楼下住着一户养着小狗的人家,我时常借口端着饭碗离开餐桌,把吃剩下的骨头往楼下丢,然后小狗边吃边抬头一直望着我,也在冬天屋子里的大人们玩的开心的时候,趴在窗口吹着冷风,屋外昏黄的路灯让我很着迷。但这一年年,过的真的太快,我知道楼下那个住户搬走好些年,我还是没有养一只小伙伴陪着,也仍旧爱着昏黄的路灯,只是时常在夜色中疾行。


如今的茄子并不适合做这个菜,仍想分享,不回忆以前的快乐日子的时间,我会想想未来“富足”的生活。

生茄子,两根

切片

加入2tsp盐

抓匀,至茄子开始出汁水

装入渍物缸中

放入冷藏,静候几小时


辣椒面1tbsp

用热油4tbsp淋成油泼辣子

加入生抽2tbsp

麻油1tbsp 白糖少许

用来蘸食生腌的茄子格外好味


食用时,用干净的筷子取出茄子,纯净水冲洗,挤干水分,蘸食


评论(8)
热度(91)
  1. 墨羽☏河马食堂☎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古云草☏河马食堂☎ 转载了此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