☏河马食堂☎

微信公众平台:hemashitang
围脖:
http://weibo.com/jiachujia
下厨房:http://www.xiachufang.com/cook/10026436/
因为热爱,所以我谦卑以对。

高中时代的一个绰号,却是那么多称呼中朋友们叫的最为顺口的一个。
河马食堂,就是河马的家庭厨房。在这里有
一个家,一间厨房和一个厨子。

自家的厨师,便是家厨。
家厨的诱人,于厨子而言是餐桌之上的风卷残云,而食客因着那份随意,推杯换盏,一箸菜,一瓢汤间就也就和乐融融了。

9月6日下午三点

我最后一次亲亲你的脸,和你贴贴,朝你笑笑,抓着你的手,一遍遍的抚,一如这二十多年中每一次我们见面。

我出生的那年,你六十三岁,你过世的这一年,我二十五岁。她们说,倘若我已经有归属,倘若我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的家,幸福的生活,你会走的更安心。但我知道你并不这么想,很久以前我们聊起过活着,聊起过快乐的日子,聊起过周遭的人,那些絮絮叨叨的话我都和你说过,你说让我快乐便好,我说那我没有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呢,你也说,过的心里富足便好,我说我恋爱,但是找不到合适的人呢,她也说没关系,会遇到,只是时间还不到。他们和他们可能都不知道,你大概是这世间最由得我胡闹还给予信任的一个。

我喜欢小时候的夏天,古旧的大床,无风的夜里,枕着你的手臂睡觉,蒲扇一下一下的伴我一整夜,我们一起坐在祖宅后门口的大树下,你告诉我这棵叫杜仲,竹林旁边的那棵是无花果。

春天的时候,你带我去摘佛耳草,做包着糖心的佛耳草饼,我们一起去找豆荚旁边的豆耳朵,去找野生的马兰和荠菜。我们一起包粽子,摘竹心泡茶。

冬天的时候,你带我住在祖宅,我常常哭闹、生病。他们说,这么小的孩子住在祖宅不大好,你便带我住回家,父母不在家的时候,你就给我煮饭,陪我睡午觉。他们说,我小时候骨折过,因为太调皮,你刚一转身,我就从凳子上摔了下去。你内疚了很久,可是我记不得这些,我只记得那年你做了好吃的鸡蛋羹,摔了勺子,我俩竟然相对而笑,说是因为鸡蛋羹太好吃才这样。

秋天的时候,我们去地里看南瓜,我第一次知道,原来,南瓜是这样长大的,然后我们取了南瓜做南瓜饼,整齐的码在篮子里。我有很多关乎这个世界的认知来自于你,大抵家中只有你如此耐心的对待孩子们。

一个人走了走以前我们一起走过的路,呆过的屋子,站在你每次送我回家时站的路口,过去的20多年就这样过去。一年前,你痛风病发,晚间我守着你,写了那篇为什么会有河马食堂,原本以为你为我做的很多,我能完成给你看到的更多,然后听你软糯糯的夸:小小就是那么聪慧,我心里便有小小的得意。从懵懂的时候,你就站在我旁边,叫着:小小。在你快要离开时,恍然,之后再也听不到你这么叫我。我伏在你的耳边,对你说:你的小小会好,因为你教的好。我心里想着,下辈子,让我还能枕着你的手臂睡觉,我只会对你撒娇,也只把这些小心思说给你听。

9月5日那天,送奶奶去医院时,我们谁也没想到会和她告别,当时心下隐隐的不安无措,觉得应该写点什么,于是这样的一段文字直到今天才算小结,她没能陪我们度完这个中秋,只怕是以后的每一个中秋总有一些遗憾在,那天你胃口不好,还是吃了我做的月饼,虽然知道你留恋这里的所有,但是最终的时光,想来你还是走的安心的。嗯总是向前走离开,每次都不敢往后张望,怕看到你不舍的目光,以后就真的是一味的向前,无所顾及,好像所有的勇气都来自于你,知道你看着我行走于世上。


你走后,院子里所有白色系的花都开了,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的注定。



2014-10-01 /  标签 : 美食 76 14  
评论(14)
热度(76)
  1. 碧海金沙☏河马食堂☎ 转载了此图片
    读着读着,鼻子酸酸的,眼眶湿了,亲情永远是心底的那抹温暖,愿家人康健!